今天是: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上午 9:33:56

您当前的位置:工作动态 > 他山之石

华东政法大学:全国首批团支部权益委员“上岗”

  • 新闻来源:团市委
  • 发布者:宣传部(办公室)
  • 发布日期:2017-05-24
  • 点击量:367 次

    上海,5月,在全国各地团组织用多种多样的形式庆祝这个属于青年的“花季”之时,华东政法大学199名团支部权益委员却以另一种特别的方式庆祝自己的节日——最近一个多月里,他们走访宿舍、教室、办公楼,约谈学生、老师、宿管阿姨,甚至其他学校的学生、老师也在他们的约谈范围之内,撰写出53份提案报告。


    5月的午后,权益委员们把学校党委办公室、校长办公室、学生处、教务处、国际交流处、保卫处、基建处、后勤管理处、体育部、团委等10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拉到了一起,召开了一场“质询会”,提出问题,给出意见,寻求解决方案。


    根据团中央《高校共青团改革实施方案》的相关规定,华东政法大学于今年4月由学校团委直接任命“上线”了全团首批团支部权益委员,全校每个班级的团支部都增加了一名“权益委员”。权益委员任期一年,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“为同学发声”。


    权益委员是干什么的


    落在纸面上,权益委员的具体工作有4项:第一,合理有序地表达和维护同学正当权益,引导同学积极参与校园民主管理,加强学校与同学的交流和沟通;第二,通过走访座谈、问卷调查等方式,收集同学意见建议,分析和掌握同学普遍利益诉求,及时反映和协调处理;第三,将学校各部门的相关答复、工作进度,校学生会权益部以及各学院的权益工作开展情况反馈给同学,建立稳定、点对点的反馈渠道;第四,依托班级团支部和学代表资源,鼓励并组织班级同学为权益工作出谋划策,共同推动我校权益工作发展。


    5月的质询会上,华东政法大学党委副书记闵辉全程“在线”,听完了所有部门针对权益委员提案的答复情况。


    “我们学法律的学生,本身都有很强的权利意识,他们如果现在连自己的权益都维护不了,将来还怎么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?”看到学生们一个个像开辩论会似的、一本正经地对有关责任部门进行“质询”,闵辉不嫌烦,反而乐见其成,“华政的学生,就应该是这个样子,犀利、质疑、讲理。”


    大二学生龚好一上来,就给学校党委办公室来了“当头一棒”。


    “不少同学反映一些部门老师的办事效率不佳,回复处理问题比较被动,这不仅对学生处理具体问题会产生困扰,也会打击帮助学生们维权的学代表们的积极性。”龚好对学校的个别部门直接提出了批评,“某些部门存在责任不明、分工不明的问题,办公室老师处理、记录问题不积极,常常需要学生多次重复上报。比如,有的老师不会对学生问题进行主动联系或回复,又不做详细记录,导致一个问题重复提出好多次还是得不到回复。”


    龚好提出的建议是,每年由学生代表对学校各个部门进行评分并全校公示。


    闵辉当即回复,请学校团委对“部门考核评分办法”的可行性、科学性以及相关实施细则进行研究,研究结果及时上报,“如果可行,就推。”

   

 贴近学生需求不是一味“迎合”学生


    大二学生程慧、陈舒枫联名提出的问题——教务管理信息系统的教材选购系统过于简单,引起了学校教材管理中心的重视。


    两名同学不仅把目前本校存在的问题详细指出了,并且将东南大学、北京对外经贸大学、中国传媒大学、北京交通大学、苏州大学等兄弟学校的教材订购系统的模板拿了出来。


    “学校是否可以向每位老师搜集所使用教材的名称、出版社、作者、版次、印刷版次、价格做个详细的介绍,让学生在选择订购的时候有参考价值。”程慧介绍,以东南大学为例,学校教务处会为各个学院的学生专门做教材表格,表格里面包括了教材的名称、出版社、作者、版次、印刷版次、价格,让学生决定要不要购买,学生在参考了教务处的信息之后,有些书籍可以在图书馆借到,有些书籍可以在二手书店买到,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就可以选择不订购。


    对此,教务处处长王月明当场就给了“权益委员”们一个及时的解释,“教材不要,本身就可以退,每年学校有20%的退书比例。我们也考虑过让老师把每门课用书写清楚,但工作人员根据老师要求的书目选购图书时,经常发现卖家库存不够的情况,这就要让老师重新挑选其他版本的图书。每一年,我们有10%的教材会出现缺货情况。”


    王月明当场表态,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。


    “我们要求各个部门尽量贴近学生需求,但并不是一味迎合学生的要求。有的部门已经很尽力了,做得很好,但过去学生们不知道,学生有意见,我们就应该做好宣传、解释工作。”闵辉认为,“权益委员”更像是学校和学生之间沟通的桥梁,他可以代表学生提意见,也可以向学生群体传达校方已经做的努力。


    王月明则对“权益委员”有更多的期待。他发现,权益委员提出的7条教务类提案大多跟“后勤民生”相关,“太琐碎、太细。关注教学质量的学生不多,同学们对教务处如何抓教师管理、抓学生出勤率的做法,关注还不够。”


    实际上,这次“质询会”对王月明来说,有点“小儿科”了。因为学生们提的问题看上都很犀利,但并没有动摇到教务处的“根本”,“我希望他们在更加犀利、深入一些,‘打’中教务处的重点工作。”


    王月明打算,今后不能总是被动地“被提意见”,教务处也要适当与权益委员们建立联系,多带大家了解教务处的具体工作,“实际上,我们更喜欢听到学习管理、教学规范化方面的不同声音。”